行政执法部门的文书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6 08:04    次浏览   

对于鄂州市经济开发区综合执法局元旦的“执法活动”,湖北仁济律师事务所朱斌律师认为有诸多不妥:按照我国《行政强制法》、《行政处罚法》和《城乡规划法》的有关规定,拆除违法建筑的一般执法程序执法部门先确认违法建设后,下达书面整改通知书或限期拆除通知书或行政处罚文书,如果当事人不停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制拆除等措施。行政执法部门的文书,要告知当事人违法的事实、处罚的依据、限期拆除或整改的时间、对处罚不服的诉讼或复议申请时间和部门等内容,且要有执法单位公章、由两名以上有执法资格的人员送达文书。行政强制措施应当由行政机关具备资格的行政执法人员实施,其他人员不得实施;所谓购买保安服务协助执法,是要有分寸的,更不得打人骂人;而选择性执法更是错误的,其不作为的选择性行为,有违法律的公平公正,不利于控制违法建设。

从手机摄像可以看出,违建远未成型,而是一刚挖出的农舍屋基。时间不长,屋基设施即被砸毁。

在鄂州经济开发区综合执法局,局长魏华和书记陈龙确认了当天的执法行动。他们说:1月3日上午,执法人员巡查时发现闵家抢建后即口头制止,派出所长也出面了,违建户给面子主动提出不做了;但到16时30分左右,发现违法建设仍在进行,遂全体出动进行强拆。

众村民们的叙述及现场手机摄像,还原了今年元旦期间这里发生的一起“执法活动”。

对于记者出示的这些有违建嫌疑房子的照片时,魏华局长称:有的还得核实,有的已经建成(强拆有麻烦),有的建设局已经盖章批准。

之后,有人报警。在樊口派出所,被打的闵火员因气愤而引发癫痫,被急送医院抢救。

到截稿时止,《法制日报》记者一直没有等到查阅魏华局长所称购买保安服务的协议。她先是以相关人员出去办私事为由查阅不到,后来以要请示领导为由拒绝。

令当地村民感到不平的是,鄂州经济开发区综合执法局拆违时有选择性执法现象。村民还带记者看了几处据称是违建的房子。

闵家兄弟被多人控制仍力争。闵火员问:你们是谁呀?为什么要拆我的屋?一名穿制服的人回答:我是你爷爷!就是要拆你的屋!

1月3日17时许,100多人驾几十辆车突然闯进周屴村十五组偏僻的一角,对村民闵勋行、闵火员兄弟的违建进行强拆。这100多人中,有约30多人身着制服戴头盔手持大棒或铁锤,其余的都是些年轻人。现场还有人大喊:锤!锤!放开锤!

记者出示当时在现场的一名佩戴头盔的“执法”者时,魏局长、陈书记及该局其他工作人员均表示不认识。而现场之所以出现100多人,他们表示是购买保安公司的服务协助执法。

魏华局长、陈龙书记还确认,全局有行政执法资格的人只有16人,加上市直驻点7人,一共只有23人可以执法。

鄂州市经济开发区综合执法局签订了一个什么样的神秘协议?他们用财政资金要购买什么样的保安服务?保安公司拿钱后又是如何“协助执法”的?那些本应控制建设的地方刚建成的房子又是如何由建设部门盖章同意的?那些已建成的违法房子又如何难以拆除?围绕这些疑问,《法制日报》还将追踪报道。记者 胡新桥 刘志月

双方口角之后,闵勋行被控制,闵火员被多人打倒在地。“2、30人打一个人真不像话!他身上都是踢的鞋印,泥灰滚了一身……”缪爹爹气愤地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拆房就拆房,怎么来了那么多人还打人、骂人?除了穿制服的,为什么还要那么多年轻后生来打架?!”今天下午,在湖北省鄂州经济开发区周屴(与力同音)村,70多岁的刘爹爹、60多岁的缪爹爹谈起几天前的这件事儿,仍显得有气。